顺水行舟__宋青

不可能的印第安雷鸟。

小涂鸦,交党费

雷狮佣兵团(?

雷獅海盜團是傭兵團,極為少見的團體作戰。幾乎可稱百战百胜,卡米尔运筹帷幄,敌方在偷运开始之前就已经失去了行动的机会。帕洛斯八面玲珑,打入哪个组织都不是问题,黑市上翻手就有一张人皮面具,虽然恶名远扬,但亲眼见到时,你未必知道那个卖西瓜的小贩是不是隶属海盗团。佩利的好战广为人知,解决不大不小的蚁群够用了。雷狮的领导力超群,野心更是同样不小,有传闻他是皇室出身,只是本人从未对此说法做出什么反应。

为什么前面是繁体后面就简体了呢,因为我发现繁体有点不方便看(。

死亡的瑰丽。

曾有不死鸟。

年轻的母亲落在了棕榈树顶端的橡木枝上,它是那么恣意的漂亮。长而纤细的火红的尾羽,远比印第安人用作头饰的羽毛红上好多倍,她突然开始为自己搭建一个巢,展开云一般的双翼,出去收集肉桂、甘松和没药等香料来衔入巢内,垫在自己的身下。古早的树因此微微震动。

而这棵树曾经安静了一百年。

当它呼出最后一口气后便会悄然死去,像羽毛落地,像鱼沉回水。我知道的。但相对的,此时它的身体里将飞出一只新的不死鸟,同样拥有五百年的生命,同样拥有火红傲人的姿色,同样拥有振翅憾地的力量。
——然后等这只不死鸟长大到有足够的力量时,就会把父母的巢从树上升起,衔往埃及的赫利奥波利斯城,放在太阳庙里。

你知道那场景吗?

旧的不死鸟不再是不死鸟了,
那仅仅是一只霸占鲜艳羽毛的平庸的鸟。它缓慢、满怀期待地鼓起胸膛,毛绒绒的令人心生怜爱的胸膛。又轻轻、悄悄地呼出招致死神的一口气,然后死亡的衰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攀上它的眼角,喙缘,身躯。

不死鸟死了。
新的不死鸟——那场景怪异又神圣,孩子。新的不死鸟的头从她的胸膛处冒出来,紧接着是双翼、身躯,长尾羽。古老和新生在那一刻融合,我明白我的国家在这时候也因我的这几眼而灭亡了。但这初长成的美丽。我已经观察了它一夜,使我什么都顾不上了。日轮每每会在这时候走出来,给它添上一床柔和温暖的被子。旅人转头看到太阳时,会从神明的悲悯里醒过来,然后伏地痛哭。

新的不死鸟还是不死鸟吗?我不知道。我那时已然哭得泪眼模糊了,但我想,在它消逝,并诞出第二个自己时它便称不上这个名头了。中国有凤凰涅槃,不死鸟从太阳里走出来,又从太阳外走回去。

死去的不死鸟不是不死鸟了。

那仅仅是一只不平庸却又平凡的鸟。

孩子,曾有不死鸟。

时间线错乱的旅人。

扭曲的时间线和深陷时间线里的旅人。

*2222356776宇宙纪年。
不知某月某日,因为我只看到空旷的地上刻着这个。这至少说明了这颗不知名星球上有文明的痕迹(“这至少……的痕迹”被粗鲁地划掉)

我醒来时,在荒无人烟的星球上。这不是第一次,所以我兴致缺缺,但把警惕抬得很高。生怕像上次那样被不知名生物扑倒在地……尽管它只是闻了闻我的脸。那也足够把我吓得够呛了,如果我是两个人在一起旅行,说不定我会更勇敢一些,如果另外那个是漂亮的女孩,我就是斯巴达勇士!

这里有红色的水,像地球的劣质油漆。农村女人破烂的大红袄——可惜上面没有绣着粗枝大叶的花。它们(好像是活物组成的“水”)很安静,偶尔动两下,没有涟漪。我不敢碰,见鬼了,我哪里见过这种水?

我在这颗荒凉的星球上晃荡了整整一天,感到又累又困还很烦——因为我在这个时候,拿着黑色脱漆的钢笔面对着羊皮纸,猛然发现这里、这个星球,我来过。
嘿!那行字是我刻的。这真(——)让人沮丧,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,我随便在下面刻行字吧。

于是我刻了
“蠢货,现在是不知过去多少年的宇宙,膨胀中。”
并返回睡袋中,吃了一点从上次那个富饶的地方换来的……嗯……什么来着?反正能吃,干巴巴的,我想我还不至于脱水。
但那红东西我真的不想碰,没准地狱就在下面呢。

(一个月亮的符号)晚安,我自己。

地球2022年6月22号。

我回到地球了!!!!!!!!!!
!!!!!!!!!
请原谅我的感叹号。
在时间里滚了好几十年,我终于回到我的老乡了!这可太他妈的亲切了,以至于我连话都不会说。我没有钱,但很欣慰地看到过去的社会是繁荣期。乞丐?对,我今天是乞丐。破破烂烂,但不残疾,只能蹲在路边看有没有硬币捡。

所幸有傻得要命的好心人给了我足够的水和面包,我去尝试着打工,换了一些笔墨和纸。这意味着我的日记可以继续很久!

嗯…我掉进扭曲的时候,是3077年,现在没有飞船,甚至连机器人服务员都不常见。这股古朴的气息令我很放松……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古代,我想他们并不会讲我们的国际语言……差了将近一个世纪。
不过这不妨碍我跟他们沟通!古代人真好玩儿。还要自己学习东西,我恨死脑袋上灌输知识的那几条管管了,能自己学真好!我还偷偷地溜进了“学校”,学生们真是最最最美好的生物了,偷偷说一句,我喜欢那个脸很嫩的小太妹~

然后我被校警提了出来。老天,效率真低,我敢保证要是动真格我肯定逃得出去。但是我玩累了……拘留所里的环境并不怎么舒适,但比起干燥或湿润的脏地板,我喜欢这里。
今天的日记就到这里。晚安,小太妹,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,你跟我笑了一下。

凯莉小姐,生日快乐!

她降生时,一定有上帝侧目,圣母祈祷,加百利称颂。她成长时,一定有神明眷顾,大人照料,小人物追捧。

不然凯莉怎么会生得这般惹人喜爱?
——听我说,我的孩子。
兴许她之前遇见了磨难,但那是一块厚重的锤子,有了它才得以将这块堪称完美的玉石从石块里挽救出来。

你像是自出生以来就被上帝的大掌护在了一方天地,外貌我尚且搁置不谈,单凭这古灵精怪而不失优雅的性格,就足以博世人喜爱。我该如何形容你?
女人大多在十多岁时被生活磨得初去风韵,而你显然将它们完好的保留在了身上。珍宝不配套在你的手腕上,它黯然失色。月亮之洁净清美,之皎洁圆滑,如何是凡间宝石配得?

放在世人潮里,你是最凌厉的礁石,丢在逆风坡上,你是最轻松的行者。

你天生该有万千宠爱,因为你是凯莉。

不管之前诸多风浪艰险,新的一天,崭新的宝物。
我最为丰满,也最为贫瘠的祝福,就放在这里。

生日快乐,世界上最珍贵、最漂亮、最可爱

ci amo